消费日报网 > 中国城市 > 今日头条

杭州“抱团养老”实验:安度晚年是最大心愿

时间:2019-12-05 11:27:37 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见习记者 朱凌君 ) 10月9日晚7点多,天已黑。和往常一样,朱荣林正在客厅看电视,突然的一阵响动吸引了他的注意。

  关了电视,他才听清楚声音:“朱老师,不好了,你老伴出事了!你快上来看看。”他急急忙忙上楼,进房间,看到老伴王桂芬被陈蔷搀着坐在床边,脸色惨白,说不出话,鼻子里塞着纸巾,但还不断冒血,脚边是一摊沾血迹的纸巾。

  朱荣林慌了神,愣在原地,撑了下墙才站定。在“家”里的其他老人们听到动静后,也围拢来,面面相觑。还是相对年轻的蒋一纯最早反应过来,赶紧打电话叫车,和陈蔷一起,陪着朱荣林夫妇去最近的医院。

  所幸,虚惊一场。原来是王桂芬洗漱时不小心弄伤了鼻子里的血管,也不了解正确的止血方式,才导致血流不止,在医院止住了血就没有大碍。但第二天回想起来,朱荣林还有些后怕:“幸亏他们反应及时。”

  这是两年多来这幢三层别墅里发生的众多故事之一,也是“抱团养老实验”的一个缩影:有摩擦有危机,但一路走到了现在。

  2017年5月,78岁的中学退休英语老师朱荣林和老伴王桂芬,主动登报纸招募:愿意在自家位于杭州市余杭区瓶窑镇长命桥港东村的三层别墅里,与几对60到70岁的老夫妻结伴,一起居住生活、守望相助、“抱团养老”。

  两年多来,有人住进来,也有人离开。几乎所有入住的老人都能清晰记得自己入住的准确日期,老人们在讲述这里的故事时,也都将其看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在老龄化加速的大背景下,媒体与大众会纠结“异地养老”“抱团养老”等新型养老方式的成功与否。但对相聚在这幢别墅里的老人们来说,别墅里的故事就是他们的生活本身。无关成败与其他,在当前众多的养老路径中,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安度晚年,才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熟悉的圈子”

  张霞如今想要“抱团”的人,要求志同道合,生活习惯、思维方式、兴趣爱好都要接近。不过,这需要一段时间的相处

  家在杭州的上海老人张霞,也许是较早发起“抱团养老”模式的老人。

  2017年2月,她致电杭州当地报社“征集室友”,在她131平方米的公寓里“抱团养老”,一时应征者如潮。但此后,由于生活方式或者理念的差异,两位室友没有度过磨合期,就陆续搬离了她家。

  张霞至今没有再找室友。不少人认为,张霞“失败”了,这一度让她很崩溃。

  “我并没有失败!”张霞反复向记者强调。在她看来,她们的离开只不过说明“互相不是对的人”,但不能看作是她的失败甚至整个模式的失败。“像谈恋爱,矛盾和甜蜜都要慢慢表现出来。”

  张霞说她现在过得很开心。她自称心态只有30岁,能熟练地使用智能手机和电脑,喜欢网购和追剧,还期待“说走就走的旅行”,想去看看“诗与远方”。张霞有做笔记的习惯,记下书上或者网上读到的“正能量”句子,遇到特别喜欢的用红笔标记出来。她得意地向记者展示她的“作品”,笑起来就像小孩子展示最喜欢的玩具。

  阳光照射进来,在张霞欢笑的脸上投下一些阴影,顺着光线,记者看到床头柜上用了大半的香水和药瓶,都被放在伸手可及的位置,形成一个奇怪的组合。枕头边,还有两瓶打开的眼药水。

  2014年丈夫去世后,身边没有儿女的张霞最担心的便是老无所依。一天凌晨,她抽筋痛醒,手机近在咫尺,却无法按动。那一刻她想,自己若出事,可能几天都没人知道。那夜之后,她给报社打了电话,这才有了之后“抱团养老”的事情。如今,随着视力不断恶化,她心头的担忧又重了。

  张霞仍未放弃“抱团养老”的念头,但手机上的陌生电话,她却不敢接了——现在的她更倾向于“熟悉的圈子”,因为“抱团养老”出了名,张霞认识了不少邻居,也得到不少关照,在小区里,总有人亲切地唤她“张阿姨”。

  这两年,张霞去了不少地方旅游、交友。她如今想要“抱团”的人,要求志同道合,生活习惯、思维方式、兴趣爱好都要接近。不过,这需要一段时间的相处,才能更好地互相了解。

  她的新想法尚未敢尝试。

  一个“大家庭”

  朱荣林老夫妻很享受当下生活,虽然平日张罗难免忙碌,但大家陪伴互助,让别墅多了烟火气和人情味

  张霞的“实验”,在杭州乃至长三角的“养老圈”有点名气。

  有类似想法的朱荣林,曾和老伴一起登门取经,正好遇到张霞的“抱团养老试住联盟”解散。但他没有被吓退,反而更来了兴致。此后,他也登报纸招募室友,“抱团”至今——2017年7月,朱荣林的别墅里,6户共11位老人入住。如今,入住者有7户共12位老人,人员有流动,但房间几乎一直满员。

  最新的一户,是今年8月来的,65岁的陈蔷,北方人,性格大大咧咧,做事风风火火。陈蔷有哮喘,此前一个人在国外养老,但东南亚的阳光沙滩排解不了她内心的孤独,看了相关的报道后就要来,正好碰到有老人离开,就住进来。“‘抱团养老’是我多年的想法,说到我心坎里去了。”陈蔷说。

  冲突难免。住了一个多月后,10月7日,陈蔷和刘琳在晾衣服时起了点小摩擦。别墅里一共有3个晾衣架,有一个稍高一些,平日里都是刘琳在用。陈蔷不知道,洗完衣服后顺手就用了那个衣架。双方起了点小争执,陈蔷表面退让,心里却有些不服气:“明明说好都是共享的,凭什么只有她能用那个。”到了下午收衣服的时候,陈蔷发现自己的衣服连同固定衣架的夹子一起掉在了地上。她心里更不舒服了,晚饭时发了脾气:“我的衣服被人扔在地上了!”她越想越委屈。众人忙上前安慰,王桂芬也来打圆场:“肯定是风吹掉的,这两天风太大了。”陈蔷只能作罢。现在晾衣服时,她每个衣架都会多夹一个不锈钢夹子。

  “抱团”的老人们有值日表,每天买菜、洗碗、垃圾分类一类的家务事都由值日者完成。一天,厨余垃圾桶里混进了饼干包装纸,众人一番“推理”,认定是朱荣林扔的。朱荣林不承认:“大概是风吹进去的。”王桂芬回怼:“看来前天吹落衣服的那阵风,又吹回来了。”一阵哄笑。

  有时,钱也是一个敏感问题。有人去隔壁镇买菜,要报销3元公交车票,蒋一纯不乐意了:“那我开车去买菜时剐蹭了,修车花了一两千元,给报销吗?”还有一次,朱荣林请来理发师傅到家里给大家理发,一人交10元,有人不同意,非坐两个小时公交车去社区理发,那里只要8元。

  摩擦无可避免,更多时候别墅里是欢声笑语。

  比如,陈蔷不太会做菜,大家笑陈蔷炒菜放多了盐,但也教她下次“补救”的窍门。还比如,老王剥虾不小心弄伤了手指,陈蔷马上拿出自己的医药箱帮他消毒包扎。若有人去医院检查看病,总有“室友”自发地提出陪同。

  10月8日,朱荣林去医院检查,蒋一纯和陈蔷主动陪同。结束后,他们特意开车绕远,就为了让初来杭州的陈蔷看看西湖景色,谁知陈蔷没领会美意,到家后还追问蒋一纯为什么回程比去程慢了半个小时,弄得蒋一纯又气又笑。

  意外偶有发生。2017年,第一批入住的金阿姨在天台晾衣服时不慎摔跤,小腿骨折。一听到响动,老人们迅速上楼,把她送进医院。她住院的一个多月,病房探望者从没断过,别墅里的老人们像是排了值班表一样,轮换着出现在病房。后来金阿姨为养伤搬走前,朱荣林夫妇还张罗了一顿饭饯行。

  隐忧也在意外中浮现,在这个自愿组合成的“养老联盟”中,若是发生意外事故,应该如何处理和判定责任?现在入住的老人都签了“免责协议”,各自对自己的健康状况负责。

  朱荣林老夫妻很享受当下生活,虽然平日张罗难免忙碌,但大家陪伴互助,让别墅多了烟火气和人情味。相比于此前老夫妻两人在大得能听见回声的别墅里大眼瞪小眼,现在的热闹更接近他们的“抱团养老”的初衷。朱荣林感慨:“每次吃饭时看到大家忙忙碌碌地端饭菜、拿碗筷,总会有种大家庭聚会的恍惚感。”在一旁的蒋一纯忍不住打断:“我们现在就是一个大家庭嘛。”

  各自的算盘

  蒋一纯的期待是,未来这里的“养老模式”可复制可推广,也许还会引得政府部门的关注和企业的介入。

  记者追问:“抱团养老”还有什么好处?菜好吃、房租便宜或者有人打麻将,都是答案。

  蒋一纯的答案似乎有些不一样。刚来时,他说是要开启晚年生活的预备期。现在,他想把这里的经验和故事传递给更多人。他兴奋地说:“我要把这个做成事业。”

  蒋一纯神秘地拿出两个文件夹给记者看,里面夹着歌谱、自创诗歌手稿、书法字帖等,此外文件夹里还有新“宝贝”,是他收集的媒体对“抱团养老”的报道和照片,按日期归类整理。老人们签的协议以及每月的账单等也同样被小心地保存下来。有人称赞他有心,他得意地笑说:“这些以后可都是史料!”

  有人不理解他,大家来这里养老,只想安静地过日子,为什么他想着自己出名?这一点不理解,一度成了别墅里为数不多的公开冲突之一。

  有一次外出活动,蒋一纯“出风头”代表大家上台表态。吃晚饭时,有老人没忍住,对蒋一纯说:“50岁以前不出名,现在要出名也晚了!”蒋一纯没吭声。吃完他才说:“如果不是我,有些人一辈子也上不了电视,还是中央台。”

  相比出镜和接受媒体采访,不少老人更希望的是清静的生活和实实在在地解决问题。比如,电费的问题。杭州市内的电费采用阶梯计价的方式,别墅人多,交的电费肯定达到最高阶标准。“我们一直在争取,也反映了很多次,希望能更关心我们。”蒋一纯笑着说,“关心”二字特意加了重音。

  在这里住得久了,外来的老人们和周围的邻居也相熟。蒋一纯在村里散个步,村民见了都热情地打招呼,还有村民过来向他这个“发言人”讨经验——村里各家房子都大,闲置房间也多,索性都来做“抱团养老”,形成“养老村”,如何?

  “养老村”的倡议,曾在村委开会时被公开讨论过。反对声也有:不少人觉得朱荣林夫妻是在“做公益”,不少村民不想付出这么多。朱荣林也有顾虑,觉得并非房子大了就满足条件:“我们每个房间配独立卫生间,无形中减少了很多矛盾,你说每家每户都能达到这些条件吗?”

  蒋一纯的期待是,未来这里的“养老模式”可复制可推广,也许还会引得政府部门的关注和企业的介入。“现在大多数‘新杭州人’的父母都在老家,若接过来团聚,住在城市里成本挺高。让父母在杭州郊区农村里‘抱团养老’,是否值得考虑?”

  朱荣林有困惑。“抱团养老”目前信息不对称。由于老人的身体状况和需求不同,总有进有出,可他没有持续稳定的信息发布途径,也不能长期麻烦媒体。陈蔷在2017年看到相关报道后,就心向往之,但一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渠道联系房东。两者的“隔阂”一定程度上成了“抱团养老”稳定持续的绊脚石。

  也不是没想过办法。去年,杭州当地媒体曾帮老人们申请了一个微信公众号,既用于信息发布,也用于联系交流,但老人们都不会操作,最后公众号因长期未操作被关闭。

  生活仍在继续。前不久,张霞买了远行的机票,打算在另一个远方继续她的“抱团养老”实验。而在村中别墅里,夕阳西下,老人们又凑在一起,忙忙碌碌地准备晚餐。蒋一纯的文件夹里,一张照片掉了出来,那是别墅里的老人们聚在一起时照的“全家福”。

  照片里,每个人都笑容灿烂。(应采访对象要求,张霞、陈蔷、刘琳为化名)


消费日报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消费日报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消费日报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消费日报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消费日报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消费日报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xfrbw218@163.com  电话:010-67637706

标签:
编辑: 郑文
相关新闻

永城双桥派出所开展元宵节禁燃禁放和孔明灯查处收缴工作

为全面做好元宵节禁燃禁放工作,进一步加强元宵节的消防安全工作,进一步强化广大群众环保意识,保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营造烟花爆竹禁燃禁放工作氛围,确保完成2021年烟花爆竹春节期间禁燃禁放工作任...

青岛市召开全市上市企业座谈会

近日,青岛市召开全市上市企业座谈会。多家上市青企的董事长、负责人齐聚一堂,与青岛市委副书记、市长及相关政府部门的领导面对面,总结成绩、剖析不足、展望前路。

河南唐河郭滩镇领导新春心系教育 情暖人心

2月18日,是农历新年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阳光明媚,暖风融融。唐河县郭滩镇党委、政府全体领导班子先后深入到郭滩镇中心学校、二初中、一小和二小等学校,亲切看望教育系统工作人员,送来新年的亲...

华为余承东:HarmonyOS今年4月见,华为Mate X2首批升级

2月22日,华为发布新一代折叠旗舰华为Mate X2。

永城公安:积极开展矛盾纠纷大排查大化解

春节期间,永城市公安局根据“平安守护”专项行动工作要求,积极开展矛盾纠纷大排查大化解专项工作,努力将社会中各类矛盾纠纷和不稳定苗头排查出、化解掉、消除了,全力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切实严防发生...

山东东平汽车总站开展节后安全生产“第一课”活动

根据山东省、泰安市安委办统一部署,泰安交运集团东平公司、东平汽车汽车总站各生产经营部门,举行安全生产“第一课”教育培训,为全年安全生产工作开好局,起好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