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主页 > 茶产业联盟 > 茶诗词画 >

《阳羡茗壶赋 》 原文与注释

发布时间:2018-03-06 12:06  来源:消费日报网   浏览量:

《阳羡茗壶赋 》 原文与注释 
清 吴梅鼎著      殷继红注释
原文第一段:
        六尊有壶,或方或园,或大或小;方者腹圆,圆者腹方;茎金琢玉,弥甚其侈。独阳羡以陶为之,有虞之遗意也,然粗而不精与窳等系。余从祖拳石公读书南山,携一童子名供春,见土人以泥为缶,即澄其泥以为壶,极古秀可爱,世所称供春壶是也。嗣是,时子大彬师之,曲尽厥妙。数十年中,仲美、仲芳之伦,用卿、君用之属,接踵骋技,而友泉徐子集大成焉。一瓷罂耳,价埓金玉不几异乎?顾其壶为四方好事者收藏殆尽。先子以蕃公嗜之,所藏颇多,乃以甲乙兵焚尽归瓦砾。精者不坚,良足叹也。有客过阳羡,询壶之所自来,因溯源流,状其体制,胪其名目,并使后之为之者考而师之。是为赋。

殷继红译文:
        六尊六彝里是有壶的一个地位的(六尊六彝是远古传说里的祭祀神器,见于《周礼·春官·司尊彝》,六尊分别为:牺、象、著、壶、大、山。),或者是大的,或者是小的;外面方型的一般内腹部为圆的,外圆的一般内腹为方的(注天圆地方的思想);也有用贵重金属铸造及玉石来雕琢而成的,很是奢侈。唯独阳羡(今宜兴)用陶土来制作,有虞舜的遗意(传说是虞舜帝创造了陶器),然而因为粗糙不精美与低劣等词常联系在一起。我叔伯祖父拳石公(吴拳石)在南山读书,带了一书童供春,供春见当地人以泥做罐,也澄练那泥做成壶,极为古雅秀气可爱,世人所称呼的供春壶就是它。继承者是,时姓子弟大彬师从于他,技艺极尽绝妙(殷继红注:厥妙通假绝妙)。数十年之中,涌现出陈仲美,李仲芳等优秀者,又有陈用卿,沈君用等人接踵而来骋献高妙技艺,而徐姓子弟友泉才是集大成的人也。仅是一个瓷瓶(注紫砂瓶摆件并非瓷器),价格就跟黄金玉石没啥差别了!故而他的壶被各地爱好者收藏了。我先祖以蕃公嗜好这个,收藏得比较多,但是因为岁月及战乱火灾等缘故全部损坏成为瓦砾了。精美的东西不坚固,好使人感叹啊。有客人路过阳羡,咨询起紫砂壶的由来,因此溯本追源,按泥质和款式归类,一一点名对应,并且可以让今后做壶的人可以参考和学习它,所以写这篇阳羡茗壶赋。

原文第二段:
        惟宏陶之肇造,实运巧于姚虞;爰前民以利用,能制器而无窳。在汉秦而为甈宝,厥美曰康瓠。类瓦缶之太朴,肖鼎鼒以成瓯。杂瓷瓵与瓿甊,同锻炼以无殊。然而艺匪匠心,制不师古,聊抱瓮以团砂,欲觢瓶而范土。形每侪乎欹器,用岂侔夫周篮。名山未凿,陶釉无五采之文;巧匠不生,刻画昧百工之谱。

殷继红译文:
        若说陶器的最先制造,实际是虞舜在劳动中碰巧而得(虞舜姓姚),引导先民加以利用,能制作成器物而无缺漏。在汉秦而变作摔破能发出响声的宝贝,还美其名曰破壶。类似瓦罐的朴素,近似鼎鼒来做煮食物的盛放器具,瓶罐缸盆等各种形状混杂,一起烧制不加以分类。然而技艺低下匠人不用心,也不学习前辈,随便抱个缸就在里面揉制泥团,想做个瓶而用作泥模。形状基本都是属于歪斜的器物,使用那能比得上编制的篮子。名山未曾开凿之前,陶器史没有出彩的文章;巧匠还未出现,也刻画不出可以传承的图谱。

原文第三段:
         爰有供春,侍我从祖,在髫龄而颖异;寓目成能,借小伎以娱闲。因心挈矩,过土人之陶穴,变瓦以为壶,信异僧而琢山属阴,凝以求土。于是,砠白砀、凿黄龙,宛掘井兮千寻;攻岩有骨若入渊兮百仞。采玉成峰,春风花浪之滨分畦菇滤,秋月玉潭之上并杵椎舂。合以丹青之色,圆尊规矩之宗。停椅梓之槌,剪裁于成片;握文犀之刮,施刡掠以为容。稽三代以博古,考秦汉以逞功。圆者如丸体,稍纵为龙蛋;方兮若印角,偶刻以秦琮。脱手则光能照面,出冶则资此凝铜。彼新奇兮万变,师造化兮元功。

殷继红译文:

         以前有个供春,服侍我叔伯祖父,在少年时就天资颖异;看到啥就能做出来,借这小技巧做空闲时的娱乐。因为他心里有想法,路过当地人烧瓦的陶土坑,把做瓦的泥巴改做成壶,信异僧的话而去去山的背面挖掘,专心的寻求五色土(当时有个奇异僧人,绕着白砀山,青龙山,黄龙山等几座山,指示当地人说卖这些土可致富贵,人们好奇而凿挖得到五色土,这是壶的源头传说)。于是,砠破白砀山的石头、黄龙山上凿洞,宛如掘井一般挖下去很深很深(古八尺为一寻);很坚硬的岩石也开凿得如同百仞深渊。采出来的原矿堆积得像山峰,春季在花浪溪岸分畦如水田滤泡(当地有画溪花浪的胜景);在玉女潭上游用木椎舂烂。泥团调和成丹青般的色,圆与方都采用规矩等标准工具。用椅梓做的木刀,剪裁成泥片;握犀角的小刮刀,轻抹表面使其光滑(可能是当代紫砂技法之明针)。
参考过去时代的器物以做出博古风格,研究秦汉使呈现大气。圆的器型如弹丸,圆的纵向稍加变化又变化成龙蛋;方的如印章的角,面上加刻绘又变化成秦琮(经典器型有,一粒珠,龙蛋,印方,刻角印方等,作者举例说壶型之间的变化)。刚做完离手表面光滑可映出影子,烧制出炉又变得仿佛是金属质地。它这万般变化如此奇特,是人类学习大自然的功劳。
 
原文第四段 :

         信陶壶之鼻祖,天下之良工,过此则有大彬之典重,价拟璆琳;仲美之琱,巧穷毫发。仲芳骨胜,而秀出刀镌;正春肉好,而工疑刻画。求其美丽,争称君用离奇。尚彼浑成,佥曰用卿醇饬。若夫综古今而合度,极变化以从心,技而进乎道者,其友泉徐子乎?缅稽先子,与彼同时,爰开尊而设馆,今较技以呈奇。每穷年而累月,期竭智以殚思。润果符乎球璧,巧赤宝乎班倕。盈什百以韫椟,时阅玩以遐思。

殷继红译文:

         介绍了紫砂壶的鼻祖,天下公认的高手,过后又有时大彬的典雅庄重,价值可以比拟美玉;陈仲美的刻绘,精巧得像发丝。李仲芳作品力度如骨胜出,而且刻绘也优秀;欧争春作品以丰腴似肉而叫好,而且工于刻画。用美丽来衡量,都说沈君用作品美得离奇。如果说浑然天成,皆说陈用卿作品厚重整洁。若是要找一个综合古今风格,极多变化而又能从心所欲赏心悦目,技巧高超到进入“道”的范畴的人,徐友泉算得上了吧!遥寻思我家祖辈,与他们同时代,于是为了开化传播紫砂而设置一馆,用于研讨技艺和展示好作品。每每花去很漫长的时间,也不考虑殚精竭虑。如同果符之于球壁,也像赤宝之于班倕。满足百十件宝贝收藏,时时赏玩和思考。

原文第五段:

         若夫燃彼竹垆,汲夫春潮,浥此茗碗,烂于琼瑶。对炜煌而意驰,瞻诡厉以魂销。方匪一名,园不一相,文岂传形,赋难为状。尔其为制也,象云罍兮作鼎,陈觯兮扬杯。仿汉室之瓶,则丹砂沁采;刻桑门之帽,则莲叶擎台。卣号提梁,腻于雕漆;君名若节,盖已霞堆。裁扇面之形,觚棱峭厉;卷席方之角,宛转潆洄。诰宝临函,恍紫庭之实现;圆珠在掌,如合浦之珠回。

殷继红译文:

         至于燃烧起竹制炉子,打来新鲜的泉水,泡茶于这个紫砂茶具中,灿烂得如同琼瑶。对着它的漂亮辉煌而令人意驰神往,看到绝妙处足以销魂。方器之方无法用词来形容,圆器之圆不能用形象来表达,文章岂能传达它的形,歌赋也难以形容它的状态。大约说它的款式,有像云纹青铜鼎的云罍壶,有古代觯那样的杯子,仿汉代青铜瓶的汉瓶壶,连古董的朱砂沁色都做得出彩;还有做成佛门僧人帽子的僧帽壶,如铜莲叶围着莲台。有卣那个形状的提梁壶,表面光泽如同上了漆,君子竹节壶,盖已如云霞堆积。裁扇面之形的扇面壶,弧度棱角很陡峭;席子卷起四角的席方壶,转折处卷曲自然。诰宝临函壶,恍然像紫庭之梦实现,圆珠壶在手心里,如贝壳里取回来的珍珠。(这一段原作者主要说了些经典器型,诰宝临函该是帝王用的物件。有紫气的庭院该是帝王的居所)

原文底六段:

         至于摹形象体殚精毕异,韵敌美人、格高西子,腰洵约素,照青镜之菱花;肩果削成,采金塘之莲蒂。菊入手而凝芳,荷无心而出水。芝兰之秀,秀色可餐;竹节之清,清贞莫比。悦榄核兮幽芳,宝瓜瓠兮浑丽。或盈尺兮丰隆,或径寸而平砥,或分蕉而蝉翼,或柄云而索耳,或番象与鲨皮,或天鸡与篆珥,匪先朝之法物,皆刀尺所不儗。

殷继红译文:

         至于临摹各种形象,他们殚精竭虑而又各有区别,韵敌美人的美人肩壶,格高西子的西施乳壶,腰间束缚一丝带照青镜的束菱花壶;肩果削成的平肩莲子壶,入手凝芳的菊花壶,出水的荷花壶,秀色可餐的芝兰壶;清贞莫比的竹节壶,喜欢橄榄的幽芳的橄榄壶,宝瓜瓠兮浑丽的葫芦壶。或者非常大而丰隆的东西,或者非常小而平坦的,或分开蕉叶见到蝉翼,或柄是云或绳索似的耳,或者外国的象皮与鲨鱼皮,或宣德炉的天鸡与篆耳器型,只要不是朝廷规定不能做的东西,都不是刀尺所做不出来的。

阳羡茗壶赋尾段:

         若夫泥色之变,乍阴乍阳,忽葡萄而绀紫,橘柚而苍黄;摇嫩绿于新桐,晓滴琅玕之翠;积流黄于葵露,暗飘金粟之香。或黄白堆沙,结哀梨兮可啖;或青坚在骨,涂髹汁兮生光。彼瑰琦之窑变,匪一色之可名。如铁如石,胡玉胡金。备五文于一器,具百美于三停。 
远而望之,黝若钟鼎陈明廷;追而察之,灿若琬琰浮精英。岂随珠之与赵壁,可以比异而称珍者哉?乃有广厥器类出乎新裁。花蕊婀娜雕作海棠之盒,翎毛璀璨锼为鹦鹉之怀;捧香奁而刻鳯,翻茶洗以倾葵。瓶织回文之锦,炉横古干之梅。巵分十锦,菊合三台。凡皆用写生之笔,墨工动琢于刀圭。倘季伦见之,必且珊瑚粉碎;使棠溪观此,定教白玉尘灰。用濡毫而染翰,志所见而徘徊。 

殷继红译文:

         至于泥色的变化,有冷调有暖调,忽而有葡萄的紫色,又有橘柚的苍黄;有揺弋新桐叶的嫩绿,露水洗过的竹叶的苍翠;秋季葵叶的黄,板栗色仿佛可以闻到栗香。或者黄白色砂点互杂,像梨子可以吃;或者青坚在内部,表面如涂有漆汁般生出光泽。那些瑰丽奇特的窑变,非一个颜色名称可以形容。如同铁又如同石头,忽而象玉忽而像金。有五彩颜色与一件器物上,具有百种美丽于三停。远望去,皮色深沉的如同钟鼎陈放在明亮的厅堂;仔细观察,灿烂得如同美玉浮现内在光华。岂只是随侯珠与赵王璧,可以比异而称珍宝啊。
         还有一类摆件器物出乎新裁,花蕊婀娜雕作海棠之盒,翎毛璀璨镂空做成鹦鹉环;香奁面上刻凤,茶洗上做有倾斜的葵花。瓶子表面有回文的图案,炉横古干之梅。巵分十锦,菊合三台。基本都采用皆用绘画的笔法,墨色表现都有刀子刻绘而成。
         倘若石季伦见到这些,必是他心爱的珊瑚粉碎都不管不顾了;倘若是酷爱白玉的棠溪看到这些,肯定转而玩紫砂,定教珍爱的白玉束之高阁蒙上尘灰。用湿润的笔毫沾上墨汁,为写下我的见解而心里反复斟酌。

【责任编辑:代连成】

收藏

数字版

tj899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站点地图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05353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06044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7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