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主页 > 产业 > 耐消品 > 搪瓷 >

逆水行舟的新型搪瓷

发布时间:2019-01-21 14:19  来源:消费日报网   浏览量:

中国的搪瓷行业走了十多年的下坡路以后,在新旧交替的千禧之年迎来了意料之外的转机——搪瓷制品由传统的日用搪瓷产品,逐渐转型为新型搪瓷材料制品。其中,被应用在建筑领域的搪瓷面板尤为亮眼,成为搪瓷行业自改革开放以来,打破中国消费者对过去搪瓷的刻板印象,引领中国搪瓷行业冲破发展瓶颈,并在国际搪瓷领域获得话语权的重要代表之一。

一直将目光集中在中国新型功能性搪瓷材料上的邢翰学,是推动中国搪瓷面板走向世界不可避开的重要人物。邢翰学所建立的浙江开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也是中国搪瓷领域唯一的一家上市企业,改变了国内搪瓷面板在建筑领域一度被外资企业垄断的局面。 2018年12月21日,邢翰学在接受消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迄今为止他在搪瓷行业二十余载的坚持,与“尊严”这两个字息息相关。 □ 本报实习记者 李豪悦

港珠澳大桥认可搪瓷面板

2018年12月21日,杭州市如天气预报中所预料的那样下起了阵阵小雨。邢翰学在当天一直忙到晚上10点,才有时间坐下来接受采访。事实上,与媒体曾经拍摄的照片中传达出的中国企业家大多具备的严肃感不同,邢翰学在采访中相当健谈,很愿意去讲述个人或开尔这二十多年在搪瓷行业发展中遇到的荣誉和艰难,而他讲的最多的,便是“突破”。

某种意义上,开尔在新型搪瓷材料制品方面的进步突破,都意味着中国搪瓷领域在国际上的进步和突破。邢翰学告诉记者,现阶段中国搪瓷面板的最高水平,就是贴满港珠澳大桥海底隧道的那些由开尔生产的搪瓷面板。“目前世界范围内没有哪一个搪瓷面板的项目能够达到港珠澳大桥这样的水平。”此时,距离港珠澳大桥的正式通车,才过去两个月不到。《人民网》曾评价港珠澳大桥“不仅代表了中国桥梁先进水平,更是中国国家综合国力的体现”。实际上,港珠澳大桥隧道中以搪瓷面板用作内壁装饰,对一直都在大众眼中较为“传统”的中国搪瓷行业也同样具有深远意义。

中国搪瓷工业协会的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鸣曾向记者表示,近些年来搪瓷面板在建筑材料领域一直以高端材料的形象出现,只有一些重要的政府工程或预算充足的大楼建设,才会使用到搪瓷面板。开尔公司副总经理周向华也向记者提到过搪瓷面板为什么在建筑领域较为“高级”的原因。“因为它有一些独有的特质,比如说它的耐久性。理论上来说搪瓷面板没有‘使用寿命’这种说法,是因为搪瓷的耐久性非常好。另一方面,作为建筑材料一个很重要的功能是漂亮美观,搪瓷面板已经可以做各种各样的艺术画,而且不会掉色。最重要的是,搪瓷面板的环保性非常好,现在的搪瓷面板本身自洁性很强。除此之外,一旦发生火灾,搪瓷面板是不会释放有毒物质的。”

简而言之,搪瓷本身的特性让搪瓷面板在建筑领域优势尽显,但要改变大众眼里对传统搪瓷固有的“落后”偏见却不容易,搪瓷面板在建筑装饰领域的运用和其他材料相比依然是相对较少的。但是,邢翰学告诉记者,能够参与港珠澳大桥项目,是由于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总工程师林鸣先生主动联系开尔,这对中国搪瓷面板和开尔,已经是一种认可。

尽管现在能够对生产港珠澳大桥需要的搪瓷面板这件事侃侃而谈,但是开尔公司,或者说中国搪瓷面板获得国内外的刮目相看和尊重,是邢翰学在搪瓷领域深耕二十多年才赢得的结果。二十年前,中国的搪瓷面板想要和外资企业共同竞争那是天方夜谭。

搪瓷行业面临转型

1988年,邢翰学从浙江大学无机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毕业,受改革开放影响,他们这一代大学生对未来充满憧憬。“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直观地感受到了和国外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因此大家都是满腔热血,想学以致用做对世界有用的人,当时都是这种朴素的想法。”但是邢翰学告诉记者,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虽然也是专业对口,但用“每天一杯茶一张报”就能概括这一天的生活。“所以我很痛苦,我觉得自己没有发挥作用。我不去研究,不去实践,我怎么进步?”于是,1996年,邢翰学自筹资金创办金华市东龙釉料厂,专做搪瓷釉料。对搪瓷领域来说,决定搪瓷技术高低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工厂的工艺装备水平,一个便是釉料。“在之前的工作单位时,我很清楚我们中国搪瓷釉料和国外的差距,所以我是先从釉料着手,在1996年到2003年期间主要做釉料。很快我们的釉料水平就和当时上海最好的工厂接近,在最短的时间里我的成本比他们低,质量水平和他们一样高,只花费了两三年的时间。”这一期间,邢翰学工厂的釉料产量已经做到全国第二名,并占领了南方市场的华东区,市场竞争让这片区域做釉料工厂的数量从40家下减到了个位数。

尽管邢翰学的釉料工厂生意在稳步发展,甚至蒸蒸日上,实际上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的传统搪瓷行业已经呈现出难以扭转的发展疲态。不锈钢、铝制品、塑料等新材料正逐渐取代当时消费者用惯了的搪瓷产品,彼时集中生产日用搪瓷的各大工厂还在试图用廉价劣质产品跑马圈地,并且目光依旧停留在低端市场固步自封。随着搪瓷国营企业的相继关停,中国传统日用搪瓷领域进入新中国成立后前所未有的低谷期,而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传统搪瓷在千禧年后从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里销声匿迹。

邢翰学更早一点发现了这个问题,在他的东龙釉料厂已经做到没有可上升空间时,他便意识到中国搪瓷企业需要正视从低端市场走向高端市场的重要性。“从我公司起步开始,我就认为自己必须要做有尊严的产品。如果你总是做低端市场,你是没有办法提供更优质的产品的,因为客户没这个需求,这反而限制了我的进步。”

2002年,全国范围内的国有搪瓷企业已经所剩无几,上海最后一家日用搪瓷国有企业在这一年正式关停。一年以后,邢翰学因看重合肥一家生产厨房设备工厂的生产线,收购后成立了合肥开尔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开尔新材全资子公司,合肥翰林搪瓷有限公司的前身)。

收购合肥生产线对邢翰学来说是一种新的尝试。他告诉记者,虽然这条生产线是当地政府花费数千万从国外引进的堪称国内最先进的生产线,但却没有发挥它的效用。“从买回来到我收购前这个工厂都一直是亏损状态,因为他们还在拿这个做低端产品。”邢翰学花费了半年时间,投入了一千万的资金熟悉这条生产厨房设备的生产线后,便开始用它来生产适用于建筑领域的搪瓷面板。

2003年,从深圳传来有搪瓷面板项目竞标的消息。受香港地铁30年零维修观念的影响,并在有了外资企业提供搪瓷面板装饰的广州地铁2号线案例以后,深圳地铁1号线也决定采用搪瓷面板来做地铁站的装饰面板。如果能够中标,这对邢翰学的公司和中国搪瓷行业都意义重大。但是深圳方面不但驳回了邢翰学公司的投标请求,还在考察报告里把邢翰学合肥的工厂评定为“工人在家待岗,等待政府救济”,这意味永久不考虑和他的公司合作。

中国搪瓷迎来新的发展起点

邢翰学不是个会轻易放弃的人,公司产量年年上升都会令他没有成就感,深圳地铁的拒绝反而让邢翰学更想拿到对方的投标许可。“他们之前对合肥工厂的考察,是我收购合肥厂之前的事情。所以我这次亲自去深圳找地铁项目负责人沟通解释,其实连稍微上级一点的领导都没见到。但是对接的人答应给我们一次投标的机会,但也仅仅是投标而已。”

邢翰学告诉记者,深圳地铁的意思很明确,在一众拥搪瓷面板技术生产经验丰富的美国公司、德国公司、日本公司、韩国公司等外企都有参与的投标情况下,一个“工人在家待岗,等待政府救济”的平平无奇还听起来略微土里土气的合肥工厂,能做出什么亮眼的搪瓷面板给深圳政府最重视的地铁项目呢?所以让邢翰学的公司来参与投标,就已经是格外的“恩典”了。“他们觉得我就算是陪跑,以后去参与国内其他地铁项目,拿出来也是值得‘炫耀’的。”

如果此时去百度搜索当年负责深圳地铁1号线搪瓷面板的企业是哪家时,过去的资料会告诉你,是邢翰学的开尔公司负责。

所以为什么最后是那个“工人在家待岗,等待政府救救”的公司拿下了深圳地铁的项目?邢翰学告诉记者,一方面是深圳政府太重视这个项目了,所以这次和以前不一样,要标书和样板一起看,所有参与投标的企业都先回去做样品然后集中评定,这给了邢翰学展示自己公司作品的机会。另一方面,是邢翰学还在开瓷釉工厂时,就已经研制出了超越国外水平的瓷釉烧制技术——“静电干法二喷一烧”。“在此之前我自己也不知道国外是什么水平,等到样品评定那一天,看到竞争对手的产品,我才心里明白了,他们用的是传统的‘湿法三喷三烧’工艺,但我用的是‘静电干法二喷一烧’工艺,就是比他们做出来的产品细腻度、光泽度、平整度等几个重要维度都更好。”最后邢翰学的公司拿到了技术分第一,并随之负责了深圳地体1号线的搪瓷面板生产项目,这确实让开尔“一战成名”,并且打破了过去地铁隧道搪瓷面板都由外资企业垄断的局面。

到如今,开尔公司负责过的项目已经从国内拓展到国外,并且让中国的搪瓷面板在世界也逐渐站稳脚跟。而开尔的业务也早已不仅仅是局限在搪瓷面板这一类,并且开发出更多与环保和艺术各自结合的搪瓷建筑材料和工业材料,不断丰富着中国新型搪瓷材料制品的种类和涉及的领域。“核心技术永远是第一位。”深圳地铁的项目让邢翰学在十多年前意识到国外能够做到的,中国可以做得更好。“深圳地铁项目是我们公司‘开天辟地’的项目,没有这个项目,就没有搪瓷面板在中国建筑领域的推广。但是我们虽然在核心技术上超越了国外,也不能代表方方面面就超越了,还是要不断保持在研发上的投入,包括我们后来成立了‘高新技术研发中心’,这样才能保持优势,否则随时能被超越。”

开尔如今是否已经做到了“有尊严的产品”?邢翰学告诉记者,这个目标经过这些年的努力早已实现,下一步他们要做“自豪的开尔”。尽管自步入2019年,不少悲观者表示这将会是未来十年最糟糕的一年。但正如千禧年这个原本隐含末世意味的年岁却也被跨世纪的喜悦和期待所取代一样,2019年也同样充满着无法预料的未知和意外。“但我们初心不改,还是要往前走。”邢翰学肯定地说。

【责任编辑:李志远】

收藏

数字版

tj171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站点地图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37706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170031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7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