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主页 > 产业 > 耐消品 > 钟表 >

烟台德顺兴 中国造钟第一家

发布时间:2018-01-03 14:28  来源:中国商报   浏览量:

李树桐
李树桐
德顺兴生产的座钟
德顺兴生产的座钟

  王小梅

  我国制造计时工具的历史是非常悠久的,在古代已有漏刻、主表等计时器。东汉张衡创造了浑天仪,后经唐代张遂、梁令瓒和宋代张思训等人的进一步发展,制成了世界上最早的天文钟。至明清民间即有了手工造钟的萌芽,明末江宁制钟名匠吉坦然能够制造插屏钟和精美的工艺品计时钟。18世纪,在广州、南京、苏州等地出现了一些造钟的作坊。乾隆皇帝酷爱钟表,在宫廷特设造办处,征用手工名匠专事制造奇形异状的皇宫用钟供奉陈饰。

  但是,作为机械造钟工业,还是以1915年在山东烟台创办的德顺兴造钟厂为第一家,其时产品已行销全国各地及南洋各国,在国内外享有盛名。

  两个外行 创业造钟

  20世纪30年代初,一位写过烟台历史的外国人说,德顺兴是中国钟表工业的首创,“它具有一种诱惑人的历史”,“其创始人是一位有智慧和远见的人物”。应当说,要记述德顺兴“诱惑人的历史”首先必须介绍两位“有智慧和远见的人物”,他们原来皆非机械造钟工业的行家。

  第一位的名字叫李树桐,字东山,山东威海人,约生于清光绪初年,死于1946年10月。此人自幼家贫,未曾入学读书,稍长即以肩挑小贩为生。早年他独自来到烟台,经堂兄保荐,在烟台最大的丝行恒兴德当了一名小伙计。后来,他受不了行规的约束,自愿退出,仍从事小贩生涯。在贩卖的市利中,他逐渐积起了一点资本;又据传闻他在买进海关拍卖查禁的私货中发了一笔意外的奇财,于是突然富起来。

  俗云,长袖善舞,多财善贾。李树桐有了资本以后,于1892年(光绪十八年)在烟台北大街与太平街南首交会处开办了一家名为德顺兴的五金行,独资6万元,主要经营小五金,并兼营百货商品。五金行的生意蒸蒸日上,从此李树桐的事业便发达起来,这个五金行也就成为他创办造钟厂和其他事业的母本公司。继五金行之后,他在烟台还开办了同志玻璃厂、瑞兴制伞厂,在威海开办了新花炮厂(后迁烟台)、同庆顺镶锡店。这些厂店,在当时的烟台、威海一带也属首创。李树桐很善于钻营谋划,他有一句自奉的格言——凡人有之我不为,人无有之我要干。可见,他经创事业的特点就是专门独营其缺。

  后来,由于德顺兴五金行经销的日货马球牌座钟及其零件很畅销,李树桐便意识到,造钟工业在我国还是空缺,于是就于1915年7月,以德顺兴五金行为东本,在烟台市朝阳街东巷创办了第一家造钟厂。厂名初为“宝时”,到了上世纪30年代改为“德顺兴”。

  另一位关键人物叫唐志成。他可以被称为国内“第一位造钟技师”,但他原来也不是造钟的行家。唐志成是山东掖县(今莱州)人,只读过几年私塾,后浪迹烟台,为商户管过账,当过小工匠,自营汽灯、钟表修理小店。因为经常到德顺兴五金行购买修钟零件,便结识了李树桐。李树桐筹谋创办造钟厂,就是从唐志成身上立意的。他俩均有创业之好,又都肯实干、苦干,所以二人一拍即成,李任经理,唐任厂长兼技师,热心合力,相得益彰。

  办厂之初,为了解决技术、设备等问题,李树桐不畏艰难,数次亲赴日本大阪马球牌钟厂观摩学习,并购进了一部分机械设备,对于一些重要技术更是不惜重金购买。唐志成则废寝忘食,以进口的成品为图纸样本,反复拆卸、装配,苦心琢磨、钻研进行模拟试制,历经数年,第一批国产座钟终于在1918年制成问世。

  开厂伊始,仅有工人20多名,大小压力机15台、两马力电滚1个、三尺车床1台,设备简陋,许多工序都是手工操作。随着生产的发展,到1918年时,职工人数由20多名增加到50多名,铣床等设备也逐步有所增添。但生产基本仍以手工操作为主,产量很低,年产座钟仅一二千只,销路亦只在胶东和东北一带。到了1930年,为逃避军阀政府按户头摊捐纳税,李树桐将“宝时”造钟厂改为“德顺兴造钟厂”,名义上与五金行合二为一。

  建厂养厂 自有章法

  为了取得造钟资产,李树桐采取了“多营养厂”和“一套治厂”的方法。他别开生面,在德顺兴造钟厂中又辟设了一个花炮制造部,而且所出产品在当地市场上也是独一无二、声誉颇佳。虽然这与造钟工业有些格格不入,但却又多出了一条财路。

  在用人委事上,他还有一条“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信条。对管理人员的择用,只要能恪职尽责,便委任不疑,量力确职,并按能力和表现在工资之外再给予几成股份,使上自经理、厂长、技师,下至会计、作业班组长和工人都按成拥有工厂的红利。

  对工人的管理规定是,入厂的新徒工至少要有一家商号作保立约,徒期只白吃饭,不拿工资。如中途毁约不干,要按入厂时间算起退还伙食等费用。徒期最多十年,最少五年。对于技术好、贡献大的工人,非但可以吃股分红,还可以预支工资解救急难。

  德顺兴钟厂还实行星期日公休制,每星期日让工人休假一天,但实际只能休半天,另半天得清理工厂积存的废物垃圾。在二十世纪初期的烟台各厂商中,德顺兴是唯一实行革新制度的一家。但是,他对工人也有严酷的厂规,名曰“三不管”,即新工人入厂除立保外,还规定在徒期死了不管、伤残不管、病了不管。这样,就造成了工人的生活、生命没有根本的保障。

  挽回利权 与洋货竞争

  德顺兴的“宝”字钟一出世,首先遇到的对手就是日货“马球牌”钟。为了在市场上压倒它,李树桐一方面加强广告宣传,“请用国货,挽回利权”,“宝字钟驾于泊来品之上”;另一方面采取薄利、无利甚至是亏本的办法推销、扩销,一架座钟的卖价由5元大减至1元多,甚至每卖一架钟还外赠毛巾一条。

  当时由于全国各地工人、学生爱国运动蓬勃兴起,出现了一个抵制日货、提倡国货的新形势,再加上德顺兴在竞争中特别注重改进技术和精算成本,产品质量确乎能驾于日货之上,价格却低于日货之下,并且讲究信誉、保退保修。所以,德顺兴钟厂在短时间便击退了日货,独占了市场鳌头;继而迅速使钟价回升,每架提到了五六元;销路顺利向东北、华北各大城市开拓,产品声誉也与日俱增。当时,哈尔滨的裕昌表店还设有专柜经销德顺兴的“宝”字座钟。

  从1928年到1931年间,德顺兴逐渐达到鼎盛时期,共获利10余万元,职工人数增至500余人,年产座、挂钟5.5万台。这时的德顺兴,可谓生意兴隆、财源茂盛。

  由此开花 播种四方

  德顺兴造钟厂是“中国钟表工业第一家”,在1930年代初已为世人所公认,当时在北洋工业博览会上还获得了奖状。它的产品确实以精美、坚牢、走时准确而驰名,它对我国钟表工业技术确也起过带头、传播的作用。到1927年,首先从德顺兴分离出一部人员,另建了烟台第二家造钟厂——永康公司(后更名为“新德造钟厂”)。1934年,冯玉祥来烟台参观这家造钟厂时,还写诗称赞道:“到烟台,看钟厂,装置既辉煌,机件又灵巧,谁说国货没有洋货好?”

  继永康之后,1929年烟台又开了第三家造钟厂——“盛利”(后改名为“胜利”)造钟厂,也是从德顺兴出来的工人担任厂长兼技师。1931年又开出了一家“永业”造钟厂,该厂到1933年职工人数已达到270多人,年产座、挂钟1.7万台,具有相当大的规模。后来永业的技师又出来自办了一家“岐鸣”造钟厂。当时,烟台红十字会还办了一家“慈业”造钟厂。

  总之,到了20世纪30年代,在烟台这座胶东半岛的海滨小城,造钟业之花开遍全市,厂家多至七处并存,形成了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钟表工业阵容。1933年是解放前烟台钟表工业发展的顶峰时期,全市钟表工人共有1000多人,年产座、挂钟达16万台之多,产品在国内外市场占据重要地位,可谓饮誉中外。不仅如此,由于钟厂的技工到外地办厂者增多,德顺兴的造钟技艺也传遍了全国各地:天津的北洋造钟厂、华威造钟厂,

【责任编辑:桂岩鹏】

收藏

数字版

tj171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站点地图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05353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06044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7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