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主页 > 资讯 > 聚焦新安 > 今日头条 >

老城文脉穿越古今 藏着盛夏记忆

发布时间:2018-08-10 08:59  来源:江淮晨报   浏览量:


  银河公园。

  郁郁葱葱的环城公园一景。

  合肥的“母亲河”——南淝河。

  包河公园荷塘美景。

  中国的历史上,城池周边总是环绕着护城河,合肥自然也不例外。从城南到城西再至城北、城东,包河、银河、琥珀潭、黑池坝、南淝河,融会贯通,护城环绕。
  合肥护城河为庐州百姓提供生命之源,河畔树木遮天蔽日,留下了世代传承的文脉印记。时光流逝,如今的护城河早已失去防御功能,成为市民休憩娱乐的场所。
  炎炎夏日,漫步于护城河边,感受喧闹中的静谧和清凉。一座城,数不尽的是沧桑;古城人与护城河相伴,满满都是说不尽的故事。带着盛夏的记忆,踩在护城河边的台阶上,我们寻索城市的历史印记,触摸老城的文脉绵延。
  包河岸边感触“包公文化”之魂
  盛夏时节,走入包河公园,绿柳成行、蒲荷万柄,吹吹凉风、赏赏荷花,火热的躁动一扫而光。老人们说,一直以来,护城河两岸都是合肥人最喜欢的纳凉地儿,这荷香漫天的包河边尤是。
  关于包河,合肥人都不陌生。它原本是护城河的一段,之所以“改姓”包,和“不要庐州府一转,只取护城河一段”的故事有关。据说,宋仁宗欲赐庐州城给包公,他却坚辞不受,最后要了一段淤塞已久的护城河。河产不比田产,分不开卖不掉,穷不着也富不了,因此,包公的后代多依河而居,靠捕鱼挖藕采莲为生。为了纪念包拯,后人将这段护城河取名为“包河”。
  包拯辞世之后,灵柩从开封运回合肥,归葬于包孝肃公墓园,后在包河东南畔重建。到了明朝,包河岸边的香花墩兴建“包公书院”,供包家后裔及城内百姓读书,后被定名为“包公祠”,可惜毁于战火。直至光绪年间,晚清重臣李鸿章独自捐资,重建包公祠堂,一直延续至今。包公墓、包公祠、香花墩、廉泉,承载着千秋后代对包拯的崇敬、赞誉之情,清代思想家宋衡曾作诗曰:“孝肃祠边古树森,小桥一曲倚城阴。清溪流出荷花水,犹是龙图不染心。”
  一条包河,穿越千年历史的幽谷,流淌至今。老人王秉衡在包河附近住了大半生,儿时的夏季,他最喜欢在河边玩耍,“那会儿河两岸都种着树,虽然远不如现在这么茂盛,但还算遮阴。河里有鱼在欢腾跳跃,伴着傍晚的习习清风,我和小伙伴打水漂、砸鱼,玩得可开心了。”大人们也喜欢在包河边纳凉,“拿着扇子,搬个小马扎,往河边一座,聊天、打牌、吃东西、叫嚷着孩子,热闹!”
  王秉衡自幼喜欢历史,后来成为高中历史老师也是儿时的志愿。包公祠堂上方,李鸿章胞兄李瀚章题写的“色正芒寒”横匾;祠堂旁侧,李鸿章亲笔题写的《重修包孝肃祠记》石碑;李鸿章侄孙、光绪年间举人李国蘅所修的“廉泉井”庭;清代广东督学以包拯画像为范本,请工匠临摹雕刻的包公全身像,并挥毫写下的诗篇:肥水汩汩,蜀山苍苍。间气盘礴,浩乎方长……包河岸边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总是令王秉衡流连忘返,浮想联翩。
  上世纪90年代,包河、莲花塘一片都是稻田,河水清澈见底。“站在岸边,能清楚看到鱼儿在游,河里长满了莲藕,就像小孩子的手臂似的,雪白雪白、一节节的,看着可诱人了。”家住芜湖路的刘秀萍说,那会儿的包河岸边已是绿树成荫,走到河边就好像有个天然空调,格外凉爽。下午和晚饭之后,周边市民总喜欢举家到包河岸边纳凉,散步、赏荷、“讲古”,“那会常听到人说包河里的藕是无丝藕,鱼是铁面鱼,是包公铁面无私的化身。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觉得,合肥人逛着包河,心里想的全是千年前的历史,或许这就是合肥历史文化的魂吧。”

  银河探寻文人墨客的“合肥痴情”

  暮色降临、华灯初放,银河“伴随”环城路“享受”着时光交错,绿树、小桥倒映在河水里影影绰绰。草坪上、小径上,不时可见散步纳凉的市民,有嬉笑玩闹的一家人,也有情意缠绵的情侣,还有相互搀扶的老两口……银河静静流淌,见证着合肥人的幸福生活,一如它千年来的“记录”。

  银河在包河的西边,原为庐州南城护城河的西段遗址。旧时,包河与银河是完全贯通的,中间隔着南薰门。曾有人考证,合肥历史上并没有“银河”,无论是《嘉庆合肥县志》,还是《合肥县传郭城图》,抑或《嘉庆合肥县志》中,都没有标注出其位置所在。极大的可能是,银河、包河本为一条河,名为“营河”。建国后,由于徽州大道处河道被堵塞,一条河变成两条河,东边名气更大的“包公池”成为后来的包河,西边的便由营河“美化”为银河。

  改造之前的银河,窄长的护城河道将东岸环城马路与对面地势略高的土岸蜿蜒分隔,河面上一座陈旧、色彩斑驳的木桥单薄地把两岸静静地连接。以前的合肥人习惯从地理位置划分城市与乡村的区别,环城路之内怀抱着的大街小巷是“市区”,护城河之外则是“农村”或是郊区。夕阳西下,三两家庭主妇提着从“百货大楼”购买的糖果、“工农兵商店”裁剪的布料,兴高采烈地经过小桥,相互比划着、大声说笑着,相约下一次“进城”。

  上世纪80年代,银河沿岸一带打造为银河公园。河水两岸的地势做了适当平整,鹅卵石铺就的羊肠小径曲折蜿蜒;临水而建的楼台端庄、亭榭秀美,木桥“换装”,石桥惊艳现身;鼠跳跃、长颈鹿伸脖、大熊猫啃竹、白天鹅凌波等,一个个雕塑情趣盎然,为园区增添了几分俏皮——银河公园成为当时合肥市民惬意休憩的场所。一晃30多年过去了,现在的夏夜,依然有不少市民习惯到银河边纳凉。

  南宋著名词人姜夔曾多次来合肥,客居毗邻银河的赤阑桥,他一生所作的诗词中,近四分之一是怀念合肥情人或咏歌合肥风物的词章。“客居合肥南城赤阑桥之西,巷陌凄凉,与江左异,唯柳色夹道,依依可怜。因度此阕,以纾客怀。”姜夔还专门用“淡黄柳”为词牌,自制一首咏合肥的词,在这首小序中,提到自己曾居于赤阑桥,巷陌多柳。

  当时的赤阑桥一带店铺林立,是个繁华的商业区,岸上楼馆、水下亭阁,日日笙歌、夜夜管弦。也就是在这里,姜夔认识了两位琵琶艺伎,遂结情缘且一往情深。只可惜,姜夔的这段合肥之恋最终无疾而终,有说这两姐妹不告而别,也有说这姐妹俩中的一个不甘金兵屈辱,在杀死一个小头目之后,从赤阑桥上纵身跳河自尽,这河极可能是今天的银河。

  如今,才子佳人早已消逝,只留下不朽的诗词,以供后人追忆。浪漫夏夜,漫步于银河边,微风拂面,轻吟诗句,或许你也会感动于一代文人的合肥痴情。

 诗人的“黑池坝之思”展碧水秀美

  常走环城路的人或许知道,环城西路与安庆路交汇处有一段弧形的弯道,西临著名的琥珀潭和黑池坝,东边通往繁华的城隍庙、三孝口。安徽省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李云胜说,这条道其实是古城墙的一部分,位于西平门和水西门之间。解放前,东边是一排排民房,住在那里的是所谓的城里人;西边是城外,住的都是乡下人。这与上述“环城路划分城市与农村”的说法一致。

【责任编辑:刘爽】

收藏

数字版

tj45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站点地图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05353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170031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7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