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主页 > 关注 > 消费调查 > 企业风采 >

陈家坪访谈申伟光 ——对生命真相的洞察

发布时间:2018-05-16 14:46  来源:企业家日报   浏览量:

陈家坪:你在中国当代艺术中是以抽象绘画作品著名。但在1984年,你曾参加过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你的获奖作品《上学去》具有明确的现实主义风格,你能谈谈自己当时的一个创作状况吗?

申伟光:我先说说《上学去》这张画。在几棵冬天寒冷的树下,有三三两两一群农村的小学生去上学。我把这几个小孩画得非常夸张。为什么把这几个小学生画得那么夸张呢?去过农村的人就知道,山西、陕西、太行山的这些农村小孩,比城里的小孩还知道保护自己,都穿着大棉裤、大棉袄,都很厚,笨着呢。小孩穿得绝对暖和,脸都红扑扑的,所以一摔倒根本摔不着,真的非常可爱。我就把这个更夸张了,夸张以后你会感觉小孩很敦实,也很朴实,他虽然在冬天里很寒冷,但是生命内在的气息很温暖。男孩是蓝裤,女孩红棉袄,带着暗红色头巾。这个淡红、淡蓝在寒冷的冬天的灰调子里边,一下就有一种温暖的生命气息,而且它还不浮不躁,看了感觉非常舒服。

上学去 153.5×99CM  1984.jpg

上学去 153.5×99cm 1984

我喜欢这些孩子,喜欢北方的冬天,喜欢冬天这些树。冬天的树它有一种内在的生命力,它能战胜寒冷。我对它有感受,我才能画出这种画来。如果我很讨厌这些小孩,觉得农村的孩子很没文化、很顽皮,我肯定画不出这种感觉来。

从1978年开始我画水墨,那时候我刚19岁。到1986年这个阶段,还是出了一些作品。那时候中国还不是商品社会,也没有那么多污染。距离现在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现在的人心,跟80年代相比已经不太一样了。我有时候很怀念80年代人的状态。那时候人都比较朴实,下乡到农村,家家都欢迎你住,都接待你,对你热情真诚。到了山村,户户都不锁门。有个锁是在门口上挂着,人与人之间非常信任。虽然生活比较艰苦,有时候写生回来以后,柿子、窝头吃着也香着呢。那时候的山水也朴实自然,没有开发搞旅游,走到哪都感觉很自然。

陈家坪:你现在对绘画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体验?

申伟光:我认为,绘画自然要有一种独特的语言,才能对应画家内心的境界。这个语言形成以后,他在画的时候也不完全是非常理智,非常逻辑思维的状态,而是进入到一种相对自在的境界里边。画的时候这块颜色厚,笔触有粗有细,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如果去分析,这块画厚点、那块画薄点,就是算计了。算计的时候人的灵性感受就没那么美好了。

我们感受一种境界,或者我们处在一种境界里,是没有理性分析的,属于一种相对忘我的状态。当时隐隐约约有一种感受,越画心里越敞亮,越画心里越高兴。不是去分析这个颜色新鲜、好看,所以用这个颜色,这肯定就完了,没有那种感觉了。这种白颜色感觉这么圣洁,还带点绿,带点鲜嫩的生命的感觉,这种感受是自然的,不是分析的。不是说这个白加点绿就有生命了,感觉就舒服了。你是感受到生命的嫩、生命的纯洁,但你不会说是用绿加白出来的,你自然就这样画了。你画粉红色的时候,那种青春、那种美好的感受就在你心里荡漾着;你画蓝颜色,一下你就沉静清凉下来了;画红色的时候,你感觉火红火红的生命就往外涌,你会感觉到生命的喜悦。每一种颜色的转换都是生命之光的变异,你的感受也是不一样的。你想你这样画起画来多高兴啊!今天画这一段是这个感受,第二天起来,和昨天的感受又有所区别!一画进去以后,睡觉都不想睡!

2003作品5号 160×180cm.jpg

2010作品11号100×80cm

所以,为什么艺术家的生活状态、绘画状态那么像儿童,那么天真,那么率真,你看哪个艺术家是老气横秋的?而且很多艺术家都有一种激情,一种能量,因为他从骨子里更多对应这种美好的、向上的东西。

一张好画画出来之后,不仅画家自己通过创作的过程得到很多益处,得到很多享受,感受很多美好的东西,以后的观者也照样能感受到创作者当时的那种体验。如果一个画家想要画得更美好,表达出更高的境界,那他的心性还是要高。只有美好心灵才能画出美好的画,这是肯定的。

陈家坪:我们可以谈得更为具体一点,一个画家如何面对一块画布?

申伟光:作为一个画家,当你面对这么大的一块画布,准备要完成这样一张画,你起码心里先得有一个很好的准备。因为画一张大画需要一定的时间,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最少需要半个月,有时候需要画两三个月。所以,你的身心都得做好准备。你要把各种杂事都摆脱掉,拿出一段整的时间,把自己的心情、状态调整好,这一段就以画这张画为主。这样的话,你的心情才不会过多地受到外界的影响,你才能投入进去,才能把画画好。如果你心情波动很大,进入不了艺术创作的境界,你的画可能就画得不好。大家知道,画油画也是需要精气神的,不光需要很大的心力,还需要很大的体力,你的身体状况要好,心理状态要好,这样你画出来的画才饱满。不管表达什么样的心灵状态,它不会给人感觉很浮躁,整个画面它会蕴藏一种内在的力量。

2009作品2号 260×175cm.jpg

2009作品2号 260×175cm

陈家坪:你创作的涅槃系列作品,给人一种“凤凰涅槃”的感受,这是你的创作意愿吗?

申伟光:这一系列的画作,整个是黑底子,我当时在画这些画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表达凤凰涅槃的境界,就是根据当时的心境自然地就画成了这样的一种感觉:上下左右都是黑色背景,整个中间部分是聚在一起的。

画的时候,我用了各种大小不同的刮刀,颜色刮得很厚、很饱满,中间部分和底下一部分全是红、黄、白等各种比较暖的颜色,在跳跃,在扭动。其他有些地方是蓝色、黑色或者绿色,就是说整幅画的颜色有些是比较鲜亮、鲜活;有些是比较悲哀、深沉。笔触也是有大有小、有厚有薄;颜色有深有浅、有冷有暖,交织在一起聚在中间,整个形式都在扭动,在旋转。各种颜色都在往外涌动,有些地方快盘旋成一个漩涡状的感觉了,还想往外突出,还在变化,它不是固定的。所以看这些画你会感觉它是一个活动的、变化的生命体。从笔触的形态来看,有点类似于羽毛的感觉,但是这种滚动的羽毛背后,你感觉是一种不屈不挠的生命在涌动,它不满足,还处在转换当中。画面整体的感觉是趋向于美好的,尤其是这种羽毛它带有光泽,颜色特别透亮,有深浅变化。包括刮刀刮出来的这种笔触的厚薄,在明暗的对比下都在闪光。你想,一个羽毛都是闪光的,那它这个生命体的内心肯定有其圣洁的一面,光明的一面,它的羽毛才会闪光,才会有光明。我们看到这些画,能感觉到整个羽毛背后的生命它是趋向于光明的,而且这个生命现在感觉受到了一种难,受到了一种阻力,一种障碍,或者说缠缚。你能感觉到它像是在挣扎,但又在趋向于更好的境界和更高的生命意义。这些画给人的感觉是一直处在一种不确定的转换当中,处在一种动态的变化当中,它所表达的不是一个完全确定的“象”。不能说它就是一个凤凰,或者一个孔雀,它没有一个固定的指向。

【责任编辑:王谦】

收藏

数字版

tj45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站点地图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05353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170031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7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