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主页 > 国货精品 >

乐视网第二大股东曾强:乐视应专注乐视云和电视等核心业务

发布时间:2016-11-29 15:43  来源:新京报   浏览量:

  图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

  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左)与乐视网实控人贾跃亭(右)交谈。

  11月初,乐视因资金链风波走上舆论风口。11月8日,鑫根资本对外宣布,将与乐视风雨同舟,“尽最大可能继续为乐视生态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持”。

  鑫根资本投资了包括乐视网在内的乐视多个业务板块:去年10月,鑫根资本旗下的一家基金,成为了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此外,它还参与了对乐视云等业务的投资。据称,鑫根资本投入到乐视生态中的资金已达到150亿元。

  11月24日,新京报记者在北京专访了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就乐视当前的资金风波、乐视的未来走向等问题,曾强向新京报记者阐述他的看法。在曾强看来,乐视的发展方向是对的,但次序是错的,“应该专注于乐视云、乐视电视等核心业务的发展”,“像是土地、房地产等业务必须要砍掉。”

  采访中,曾强并不讳言,作为投资人,鑫根在一些问题的看法上与乐视存在分歧,比如乐视体育、乐视汽车等。曾强认为,贾跃亭“作为颠覆者野心和韬光养晦之间的度要把握好。”对乐视内部治理,曾强建议,应有能够与公司主要决策人相制衡的高管,“应该有强有力的CFO来制约乐视各板块间的资金拆借行为。”曾强对乐视的未来,仍抱以信心。他认为,只要发展的方向和次序调整好,乐视会像军队一样一致前进,“当社会围攻乐视、恐惧乐视的时候,我们反倒觉得这恰恰是乐视最健康的时候。”

  “人们对于乐视贪婪购买时我们最恐惧”

  新京报:去年10月鑫根资本受让贾跃亭股份成为乐视网股东,是如何考虑的?

  曾强:2015年年初的时候,当时乐视的股价比较低,那时乐视的资金相对而言比较困难,鑫根提供了20亿元的债权投资,还是很关键的。在乐视将借款偿还后,10月份鑫根和重庆市政府又成立了个基金,受让了部分股权,成为乐视网的战略投资者。

  新京报:对于乐视如今的处境,你怎么看?

  曾强:毫不隐瞒地说,如今乐视面临三个危机:第一个危机就是全生态的财务危机,第二个是整个集团的管理危机,第三个就是整个社会对其产生的信誉危机。

  对于第一个危机,在乐视所有的产业链上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对此,我们在两三个月前已经提醒过了。那段时间,也就是人们对于乐视股票进行贪婪购买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最恐惧的,对乐视的危机忧心忡忡。

  不过,如今创始人老贾和他的创始团队能够坦诚地去公开这件事情,并同时收缩财政和业务战线,这对我们来说,反而更加踏实一点。

  新京报:你在两三个月前曾和贾跃亭提到过乐视存在资金危机,而贾跃亭在11月才承认了这个问题。

  曾强:两三个月前我和他说过,但他听不进去。他的年龄、野心都摆在那。我和他说,不如市场和他说。

  新京报:如今乐视手机的资金链问题解决了吗?

  曾强:正在解决中。具体涉及上市公司的事情,也不便多谈。

  新京报:在资金链危机后,如何再评价乐视手机?

  曾强:对于乐视的手机和酷派,需要一些重大的战略和调整。不过,这个战略调整的时间需要和供应商和社会留给乐视的时间进行赛跑,有可能转型获得巨大成功,有可能没转型就死掉了。就目前的情况看,乐视更像是在跟供应链、资本和媒体进行一场赛跑。

  新京报:乐视手机的发展达到预期了吗?

  曾强:数量上超过预想,第一次突破百万和第一次突破千万的速度都超越了预想。但是,乐视手机采用了低价的销售方式,并且最初的融资方式为债券融资,而非股权融资。这种方式,我们是持有保留意见的。

  收购酷派,我们提供了资金。后续整合的过程中出现人才、客户的流失,这一点我们是极为关注的。如今,华为团队来了之后,会做出转型,大概需要3到6个月的时间,问题是市场上会不会给他们这个时间。

  新京报:你曾说年内乐视有可能会打败小米,明年会打败百度,主要原因就是制定了立体的生态平台。如今这种看法有没有改变?

  曾强:如果乐视在未来有所改变,将重点放在乐视电视和乐视云上来,我依然觉得这是可能的。

  “乐视云和电视是摆脱危机的关键”

  新京报:你认为乐视摆脱此次危机的关键是什么?

  曾强:在我看来,乐视的战略方向是没有错,但次序存在极大的问题。应该把所有的资金、技术、人员、管理、团队、资源放在乐视云和乐视超级电视上。这样,乐视的七个生态方向都是对的。

  对于这七大板块来说,有些是可以说,但不要做的;有些是可以做不可以说的;有些是可说可做的;有些是只说不做的。

  新京报:具体而言呢?

  增强:目前来看,乐视汽车是可以说但不可以做的事情。如果未来三到五年,其他板块发展良好,乐视汽车是可以做的。

  对于乐视而言,乐视电视和乐视云是既要说,也要做的事情。目前,乐视的VR、大数据分析、乐视的金融服务等内容是可以做,但不要说的。因为这部分内容是构建核心竞争力的。

  新京报:你觉得乐视需要做哪些转变?

  曾强:从乐视目前情况来看,我认为乐视接下来需要三大层面的转型。第一点就是从C端入口的粗犷扩张向平台黏性的深度积累。同时,乐视要从物理数量的叠加转向化学反应的融合。最后,乐视最终要实现从用户规模的疯狂增长向净现金流的正向汇涌转变。

  新京报:刚才你说到,乐视云、乐视电视是乐视的关键,谈谈你对这两块的商业预期?

  曾强:乐视现在有将近1000万台的大电视销量,每个电视用户以每年600元的服务费计算,归给上市公司利润100元左右。如果用两年时间,把1000万台的电视规模做大到3000万,专注在一件事情上,那就是30亿的利润。

  这样的一个利润规模,按照100倍的市盈率放大,就是3000亿的市值。即使按照50倍市盈率,也达到了1500亿。1500亿的市值是什么概念,就是股票翻一倍,从40块增到80块。这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从“物理数量叠加”到“化学反应”,用电视的用户规模来实现正现金流。

  我觉得乐视云和超级电视是乐视最优质的资产,贾总应该壮士断臂,把上市公司的四个主要业务集中做起来,将90%的时间投入在上市公司,剩下10%的时间作为股东,而非以CEO的身份参与乐视其他生态业务。

  新京报:乐视云上半年亏了1亿,乐视电视因为硬件补贴等原因现金流也并不理想,你怎么看?

  曾强:乐视电视今年上半年亏了几千万,预计全年会亏损1到2个亿。但是规模也翻了一倍,从300万台扩大到了600万台,这背后是高附加值的用户群。虽然在财务上来讲,是亏损的,但是从用户价值来说,按每个人100美元计算,是60亿的价值。这在资本市场上是非常划算的。

  随着电视价格的提升,用户数量的积累速度会放慢,伴随补贴减少,盈利也指日可待。

  新京报:除乐视手机外,乐视云和乐视电视等业务的资金状况如何?

  曾强:乐视云和乐视超级电视,作为上市公司的业务,资金是比较封闭的。另外,鑫根最近发布公告,要和乐视合作,发起一个100亿的基金。这么看,这两个板块的资金压力是不大的。

  新京报:如果乐视没有这次危机,你所说的关于乐视超级电视的“化学反应”会很快发生吗?

  曾强:没有这次危机,贾总很可能把精力集中在了其他业务上,忽略了乐视电视可以马上盈利的事实。从这个角度讲,这次危机对乐视电视的发展反而是个利好。

  “与其扔钱不如把钱花在刀刃上”

  新京报:资金链危机发生后,贾跃亭宣布乐视要进行战略节奏的调整,你认为调整的难度在哪里?

  曾强:乐视转型需要解决3个矛盾,首先,乐视的战略方向没错,但是战略方向的坚定执行与战略次序的优先排序之间有矛盾。第二个是乐视自身的创生组织优化与自身割舍器官之间的矛盾。最后一点,对于决策者来说,野心与韬光养晦之间的矛盾也要解决好。

【责任编辑:毛润】

收藏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信
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
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数字版

tj171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站点地图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05353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06044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7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