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主页 > 服务 > 文创 >

2018春运开启:再读冰心莫言冯骥才笔下的“春运记忆”

发布时间:2018-02-06 15:17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浏览量:

【文艺星青年按】今天,中国人每年一次的“说走就走的旅行”——2018年春运拉开序幕。每一个异乡人心中都在倒计时:收拾行囊,回家过年!有人说,人生如同一场光影,而春运的列车更是承载了万千人魂牵梦萦的归家梦。

在2018春运大幕开启之际,文艺星青年带您找寻从古至今文人墨客的“春运记忆”,感受那些归心似箭的游子情。

春运的缘起

春节,是中国人一年中最重要、持续时间最长的节日,民间俗称“过年”。每年过年,家家户户都会欢聚一堂,吃年饭、同守岁,迎接新的一年到来。

“春运”一词最早出现在1980年的《人民日报》,是随着改革开放对人口流动的限制放宽后,中国出现的特有社会现象,是中国在农历春节前后发生的一种大规模的高交通运输压力的现象,共计周期为40天。

古代的春运长啥样?

过年回家团圆,是中国人最强劲持久的传统文化仪式,是中国人认祖寻宗的千年人文密码。“树高千丈,叶落归根”,是中国游子的精神归宿。

周代时,社会上出现了现代春节的雏形,古代的“春运”也就应该出现在那个时候。回望古人过年回家的足迹,找到的,多是回不去家的“乡愁”。

隋代诗人薛道衡就在《人日思归》诗中写道:“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

唐朝诗人白居易因过年回不去家,在《客中守岁》诗中写道:守岁樽无酒,思乡泪满巾。始知为客苦,不及在家贫。

唐代诗人王湾也曾有过过年回不了家的经历。王湾是洛阳人,有一年快过年时候,他乘船到了今江苏镇江境内的北固山脚下,眼前水阔天长,独雁哀鸣,孤帆远行,再看着愈加逼近的春节,使他萌生了思乡之情,写下《次北固山下》一诗,其中的“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成了千古名句。

到了北宋,苏东坡远在陕西为官时,除夕之夜遥想家乡守岁,有感而发:官居故人少,里巷佳节过。亦欲举乡风,独唱无人和。

古代回家究竟有多难?在交通极其不便利的千百年前,想要回家,或许只有这几种古朴的方式。

1、步行

漫漫返乡路,基本全靠走!在现在看来几乎是疯狂的回家方式却是古人返乡的主要方式。

2、畜力车

在古代,驱车动力主要是人力和畜力。中国最早的人力车是辇,辇是轿子的前身,之后又有痴车、独轮车、鸡公车、黄包车、三轮车。畜力车是中国古代的大巴,有马车、驴车、骡车、牛车等,其中马车是古代春运最主要的工具,和现代长途大巴一样重要。

3、行船

除了牛马车,古代人们最便利的出行方式就是坐船了,“千里江陵一日还”的速度以及相对低廉的价格,让居住在江河沿岸的人们免去了太多的行车之苦。名家的“各式”春运记忆

看完了古代,再看看近现代名家笔下的“春运”。春节归家的“游子心”,在他们笔下,是如何书写的呢?

冰心:不饮不食,只求能睡

由于民国时期火车线路不多,很多地方都是不通火车的。要想返乡,还需要搭配上其他各种交通工具。

929年12月18日,冰心离开北京,回上海法租界过年。冰心接到了父亲的电报,得知母亲病重,她急于回家探望母亲。在当时的环境下,冰心从北京回上海,最快捷也最安全的方式是走海路:先乘坐“平津列车”去天津,再从天津坐轮船去浦东,继而搭乘轮渡过黄浦江,然后换乘无轨电车去上海法租界,最后雇人力车回家。

“我坐在颠簸的摆渡上,在水影灯光中,只觉得不时摇过了黑而高大的船舷下,又越过了几只横渡的白篷带号码的小船。在料峭的寒风之中,淋漓精湿的石阶上,踏上了外滩。大街楼顶广告上的电灯联成的字,仍旧追逐闪烁着,电车仍旧是隆隆不绝的往来的走着。我又已到了上海!万分昏乱的登上旅行社运箱子的汽车,连人带箱子从几个又似迅速又似疲缓的转弯中,便到了家门口。”冰心在《往事与家》这样形容她的漫漫归家路:这一百多钟头之中,我已置心身于度外,不饮不食,只求能睡。

【责任编辑:王儒】

收藏

数字版

tj171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站点地图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05353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06044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7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