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点 > 热点关注 > 财经周刊 >

大发888赌博案:兖州煤业负债总额超900亿 超级并购承压

发布时间:2017-08-04  来源:消费日报网   浏览量:

偏居山东兖州一隅的兖州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兖州煤业”,600188.SH),正在海外上演百亿并购大战。  大发888赌博案  秦枭吴可仲今年年初

新闻配图

偏居山东兖州一隅的兖州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兖州煤业”,600188.SH),正在海外上演百亿并购大战。    

秦枭吴可仲

今年年初,力拓集团和兖州煤业同时宣布,后者将以2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澳洲“联合煤炭”(Coal& Allied Industries Ltd.),大发888赌博案并且双方已达成约束性协议。后来,嘉能可公司提出了总额25.5亿美元的报价来和兖州煤业竞争,这一度让兖州煤业陷入被动。

近日,有消息称,兖矿集团正在与几家中资银行磋商,寻求一笔至多21亿美元的过桥贷款,以支持兖州煤业收购力拓集团旗下资产的交易。    

7月26日,兖州煤业针对上述收购事宜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收购程序仍在进行,不方便接受采访,具体以公告为准。大发888赌博案

举债扩张?

兖矿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李希勇不止一次表示:“今年兖煤澳洲公司对力拓集团持有的联合煤炭公司实施收购,这是兖矿在海外实施的又一次重大资本并购。”    

不过,这场百亿并购战曾遭到嘉能可公司的“搅局”。后来,兖州煤业做出回应,一次性支付金额提升至24.5亿美元,还增加2.4亿美元的特许使用金。此外,兖矿集团还将押金金额由1亿美元提高至2.25亿美元。同时力拓集团董事会再次确认兖州煤业为优先买家。    

今年6月29日,力拓集团股东大会以97.2%的通过率,确认旗下澳洲最大煤企联合煤炭出售给兖州煤业澳大利亚有限公司(以下称“兖煤澳洲”)。    

不过,经济学家宋清辉向记者表示:“此次收购价格较高,或进一步增加公司的债务负担,同时也有可能增加收购进程中的不确定性风险。”

公告显示,从2013年至今,兖煤澳洲持续亏损共89.96亿元人民币。截至2016年底,兖煤澳洲净负债约达50亿美元,其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仅为1.85亿美元,其净债务对EBITA比高达2600%以上。    

据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官方网站消息称,澳洲四大银行削减煤炭开采业贷款。澳新银行(ANZ)和澳洲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曾是矿物燃料两大贷款机构。但近日,这两家银行表示正积极降低对碳密集型行业(如煤炭行业)的贷款。另外,西太银行(Westpac)和澳洲国民银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也表明收紧煤炭行业贷款。可以看出如果由兖煤澳洲单一出资收购基本没有可能,必然会寻求母公司即兖州煤业的协助。    

然而,兖州煤业的资金状况也不容乐观。据兖州煤业2016年年报显示,2014年~2016年,公司的负债总额分别为875亿元、961亿元、946亿元,资产负债率更是达到了67.19%、69.08%、64.94%。进入到2017年度,兖州煤业目前已经累计发行四期超短期融资券,总计95亿元,除17.5亿元偿还到期银行贷款外,其余全部用于生产经营所需流动资金。

虽然兖州煤业在6月30日发布了《关于2017 年度非公开发行A 股股票预案》(二次修订稿)称,为完成对联合煤炭公司100%股权的收购,上市公司拟向不超过10名投资者发行6.47亿股股份,募集不超过70亿元的资金。募集到的资金将以认购兖煤澳洲配股或借款的方式投入兖煤澳洲进行并购事宜。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缓解公司资金压力,改善公司的财务状况,增强公司的抗风险能力。    

但是除去70亿元的资金,以目前的收购价格26.9亿美元(180亿元人民币)来计算,兖州煤业的负债总额也将大幅度地增加。    

不过,目前兖州煤业的业绩回暖趋势渐显。7月26日,兖州煤业发布业绩预增公告,预计2017 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约440%左右。

尽管如此,兖煤澳洲内部也出现了对于此次收购反对的声音,持有兖煤澳洲1%股份的一家名叫Senrigan Capital Group的香港对冲基金是主要的反对者。据彭博社援引Senrigan Capital Group创始人尼克·泰勒(Nick Taylor)的消息称,兖煤的独立董事委员会没有“告知少数股东他们如何看待该交易导致的巨额稀释,而且该项交易中,大股东为主要受益人”。    

宋清辉表示:“香港对冲基金Senrigan Capital Group作为主要的反对者,虽然持股量较小,但其意见可能仍会对本次收购产生负面影响。”    

据悉,早在2014年上述对冲基金就成功地终止了一次兖煤澳洲的债券发行计划。

澳洲政府态度摇摆不定    

除了自身债务问题的困扰,澳洲政府的态度对于此次交易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6月30日,兖州煤业发布关于收购联合煤炭的补充函称:“为了向力拓集团的股东就完成收购事宜提供更大确定性,兖州煤业免除了已取得新南威尔士州部长的批准,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批准等先决条件。”放弃先决条件可以增加力拓集团股东对于兖州煤业的信心,但是也为交易增添了不确定性。   

目前,兖州煤业的此次收购已经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该组织主要负责审批外国投资者在澳洲的投资项目。但它只为政府提供建议,最终的决定权仍掌握在澳洲政府的领导人手中,交易失败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事实上,澳洲政府已不止一次地阻挠中国企业在澳洲的投资。早在2009年,澳大利亚以国家安全为理由拒绝了中国五矿拟收购澳大利亚澳兹矿产公司旗下的所有矿山资产;同年,力拓集团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中国铝业的注资;2016年,澳大利亚当时的财政部长Scott Morrison同样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了中企收购澳大利亚电网;就在今年,中国神华于7月13日发布公告称:“根据保护黑土地从事农业活动的既定政策,新州政府撤回了沃特马克勘探区域内以黑土地为主的约100 平方公里的探矿许可,给予沃特马克公司经济补偿款2.618 亿澳元。”就这样,51%的探矿许可权被澳洲政府撤回。    

值得注意的是,兖州煤业公告显示,联合煤炭拥有并运营三个大规模、多煤层、露天开采的煤炭项目,分别拥有67.6%权益的猎人谷运营煤矿、拥有80%权益的Mount Thorley 煤矿及拥有55.6%权益的Warkworth 煤矿。此外,联合煤炭还拥有PWCS 36.5%的权益。2016年联合煤炭商品煤产量约2590 万吨(合并口径)。    

但记者注意到,联合煤炭目前有12项勘探及煤炭开采权仍在申请中,并有部分的勘探及开采权即将到期或正在续期中。如果此次收购交易达成,兖煤澳洲将成为联合煤炭的股东,这些勘探及煤炭开采权能否得到审批和续期,仍是未知数,兖州煤业是否会面临神华此前遭遇的困境,同样不得而知。    

宋清辉向记者表示:“总体而言,澳洲政府对中国企业的态度虽然谈不上敌视,但却不够友好,可能会对本次收购造成不良影响。”

兰丽娜

【责任编辑:蒋理】

收藏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信
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
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数字版

tj45 ");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旧版网站入口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05353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06044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5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